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画船听雨的博客

江南情结

 
 
 

日志

 
 

全国班主任工作高峰论坛(二)  

2010-04-13 12:25:19|  分类: 百家讲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魏书生报告(二)

 

比如说,我干了这么多年的班主任,二十二年哪,我是今年,讲了三十年语文课了,当了二十二年班主任,当了十九年的校长,当了八年的局长兼党委书记,这是我的经历,还干了一段院长,教育的经历,农村老师、城里老师都当过了,民办老师、公办老师都干过了,然后,小学、中学、大学都教过了,民办校长、公办校长也都干过了,教育的各种滋味大致都体会过了,体会最深的就是走到任何一个岗位上,咱是人家的助手,事儿就好办了。我当二十多年班主任,没摸过钱,说那收费怎么办,班费怎么办,学费怎么办哪,书费怎么办哪,非常简单哪,生活委员干啥?他不管班费的吗?连收、再花、再保管,就完事了。那学费呢?班长承包收学费就完事了。我管这干什么呀!书费呢?书费那么多,学生收丢了怎么办?那丢了就老师的事了,老师负责教会学生不丢。谁收书费?学习委员承包收书费。我第一届学习委员刚入学,他不懂这个规矩,我说你替我开会去,我知道那是收书费的会,回来以后,魏老师啊,两个学期书费一块儿收呀,一共多少钱哪,老师,您什么时候收啊?我说,我收?我从来没干过这个活,那谁收啊?我说谁开会谁收啊。啊,我收那么多钱,我能收吗?有什么不能收的,这么简单的破事啊。就你干!他只好通知,同学们哪,明天拿钱吧,一人多少钱哪,什么时候收啊。到第二天,他到一个一个座位上正准备收,我说你干什么?老师,我收书费。我说哪有这么收书费的,那怎么收啊?我说我原来的学习委员从来不这么收书费,那怎么收啊,老师?我说人家一直是拿手表收书费啊。老师,别开玩笑了,手表能收书费吗?我说,当学习委员的这点个儿转不过来,我不管你,想!反正不许你用手收。学习委员都聪明,站在那儿眼珠滴溜滴溜转,转完了想明白了,走上讲台,拿出手表,开始宣布:全班同学请注意,各小组组长请注意,请各小组组长站在你们小组的左侧,下面我们要开展收书费比赛,(笑声)我公布比赛规则,本次书费两个学期一个人多少钱,我没记住,要求每个小组组长准备一张16开的白纸,写上你们小组交费人的名单,交费的钱数,总钱数,收完了钱,用这16开纸把你们小组的钱包起来,放在讲桌上算完成任务,听清了吗?听清了。好,各就各位,预备,我说停,你先别开始,我看看魏老师接班第一个学期第一次收书费究竟准确的时间用多少,刘宁啊,你再掐表,两个人掐表不更准吗?好,预备,开始!老师们,您猜,最快的小组多长时间,刘洋小组一分十五秒,把钱“跨”往这一放,完成任务,刘洋现在在新加坡公费留学,大学选送过去,最慢的小组,一分四十五秒,交完,“跨”往那一放。五摞钱一放,这学习委员一看,书费收完了,拿起一摞来刚想数,我说你干什么,老师,我数数,你傻啦?老师,不数怎么办哪?我说你当大官的像个大官的样儿,(笑声)上级别干下级的活,你领着这五个小组组长到学校交费,谁少了谁赔不就完了嘛。(笑声)人家小组组长才明白,闹了半天,大官连数都不数啊!咱赶快再数一遍吧。大家想想看,马上再数,如果出了问题,那不当场就找回来嘛。没问题,好了,去交钱吧。五个小组组长攥那钱都攥得紧紧的,别说丢失,别人抢劫都不知抢哪个对头。(笑声、掌声)老师干啥的?老师就是教会学生干这些事的。所以我这个班主任哪,一进班级,觉得没啥事干。 

  那个,你看,学生帮你帮惯了,不光学校的事他帮,家的事儿也帮。我那段时间,二十年以前,总搬家。哎呀,学生问老师,你怎么总搬家呀?我说老师不是先进典型吗?那时候,中共辽宁省委省政府就专门作出关于向魏书生同志学习的决定,我三十四岁就评为中学特级教师,当时在全中国肯定是最年轻的,于是呢,我爱人石油部门下属单位分的房子挺好的,我们教育局就劝我,魏老师,你搬出来吧,我说行,搬出来,又搬了一个房子,差一点的。住一段,魏老师,又教育部门,魏老师,这房子水利局相中了,想要啊,你搬出来吧,我说再搬,后来,又搬出来,最后,大伙儿猜,搬到什么屋子?没水没气,在北方啊,最冷的时候零下三十二三度,本人房间里没有一丝火星,没有一点儿取暖设备,孩子和爱人受不了了,于是都到老岳母那去住了,我自己在那儿坚守。我头一天挑来的水往寝室一放,第二天亮天,能冻这么厚的冰。记者到我们屋采访,魏老师,这太冷了,咱到外头去吧,魏老师,你怎么这么爱活啊?这冷天你咋不得病,在这活着?我属于那种爱活着的人,扔到哪儿都高高兴兴地活着,我就这个工作节奏,干到今儿个连续三十二年没请过一天病假,连续三十二年没花过党和人民一分钱医药费,属于爱活的人。你就得高高兴兴的,怀着一种感恩的心态,然后呢,总跟下乡那会儿比,还是挺满足的。那次我一回家,学生逼着我做仰卧起坐、俯卧撑,两班学生,我跟后进那班做,一做做到一百,我就很累啦,因为我离开学生以后,就自己原谅自己,我昨晚做俯卧撑做得就没到一百,为啥?哎呀,就觉得挺累的,没有学生看着哪,我就做不到,学生看着,咱好意思不做到一百,做到一百那边还喊一百零一、一百零二,我说只好再做吧,一百零三……一百二十,做完再躺在桌子上,做一百二十个仰卧起坐,我说你们这是干什么呀?是不是折磨我呀?老师您算算,你有多少天没在家了?这是二十年以前哪,我说我多少天了?二十天没在家了,我说二十天没在家怎么的啦?二十天没在家,咱全班同学要求我,带着大伙儿一天涨一个,以后向你报喜,我说这还报喜,这不折磨我了,万事万物,过犹不及,一定减下来,到一百就完事了。我这么说他,我心里还是高兴的,为啥?咱两班学生,咱不管人家呀,也没有人给咱代班儿啊,人家两班,二十天没在家,回来告诉我,老师,我们参加学校大合唱比赛,一个班第一,一个班总分第二,我们参加学校运动会,你也没参加,我们自个儿组织的,一个总分第一,一个总分第二,人家管到这个程度了,完了我回到家一看,还没来得及进屋就跟学生,回到家一看,我新搬的家怎么又收拾得那么干净呀?地也拖了,墙也擦了,我衣裳也给洗了,毛料衣服还都给熨了呢,我就问我们邻居,我说怎么回事儿呀?邻居说啥?有你这帮学生,我说怎么的,他们怎么进来的?他说大个儿驮着小个儿,完了小个儿爬到我们窗户,拿着刀片把我们窗钩捅开,(笑声)开开小扇,跳进去一个小个儿,把我们家暗锁打开,同学们蜂拥而入,挑水的,拖地的,擦墙的,洗衣服的,熨衣服的,弄得干干净净,就这班学生,然后我就训他们:哪有这么干的?大个儿驮小个儿,掉下来一个怎么办哪?尽管我口上说他,心里头还是什么,感到非常欣慰的。这帮孩子,他帮助你帮助惯了,就觉得理所当然地照顾咱那个老师,形成一个思维定势,达到什么程度?现在动不动就去照顾我。就这么大了,我说老师还用你照顾?老师,很多事儿你不懂。完了,搬家,前两年我们市领导给市长、副市长一人分一座小楼,也给魏书生分一座,因为我算副市级嘛。学生知道啦,老师,这个楼我们给你装修,你不懂,我说我大小是个局长,还用你们装修,老师,这些事儿你都不懂。有的学生跟我说, 老师啊,我们现在都很有钱啦,知不知道我给别人花的钱多少俩,我说我不问那事儿,我给别人花的钱都一千多万了,我有俩学生是这样的。当年我们怎么都不行,现在有钱了,你管不着了。我说不行,你的钱是你的钱,我的钱是我的钱,绝对不行。结果他非给我装修房子,装完了,我说我那房子住得不挺好的嘛,家具也挺好的,挪过来,你外行,哪有旧家具进新房。他们开着车,到北京给我买三天家具,拉回来呀。这学生,二十来年啊,一届一届的学生都帮着咱,这个班主任,是不是非常快乐的一件事?学生,他对集体的责任感,对老师的感情,怎么培养出来的?就是他在为集体做事中培养出来的。不做事,喊口号,永远没有那个责任感,经常做事,越做责任感就越强,越做越爱这个集体,越做跟老师的感情越深。 

  所以后来呢,我当了校长,还是这句话呗,凡是老师能干的事,主任别干,凡是主任能干的事,副校长别干,接下来就是什么,凡是副校长能干的事,什么,我就不干啊。于是,给人家放权哪,放权人家更什么了,甩开膀子干事啊,无忧无虑地干事,我说干错了算我的,我承担,咱又没给人出好主意,不算我算谁呀?就是咱出对了主意,人家干错了,咱不也得承担责任啊?于是人家更愿意干事儿,一旦这样了,大家想想看,很少有那副校长不要校长权利的,(笑声、掌声)你给人放权,人家是不是跟咱特和谐呀?所以呢,到了教育局,我仍然还是这句话,我在大会上多次讲,我说别拿局长当个官,局长算个啥呀?局长就是一大班主任,一个大勤务员,给各位服务,给各位当助手,帮着大家把自己的事儿干得更好,于是乎呢,大家积极性越来越高。我是强调,人人有事干,事事有人干,时时有事干,事事有时间干,这种管理程序,于是,积极性起来了,我干了没到两年,我们被市委市政府评为文明机关,我干了三年,我们被省委省政府评为文明机关。市级文明机关是建教育局以来第一次啊,结果我们三年就评了省政府,干到去年,我们被省委省政府评为文明机关标兵,标兵单位全盘锦市一共三家,一家是基层的,叫盘山(谐音)县国税局,国税,大伙儿明白什么意思吧?(笑声)第二家,盘锦市供电局,供电是不是也明白啥意思?(笑声)第三家就我们家,盘锦市教育局。大家想想,现在行风评比这么不太利的情况下,大伙儿都把那个矛头对准教育,是吧?于是乎,你没事儿也能找出事儿来,即使这样,盘锦市行风评比2001年、2003年,盘锦市教育局排第一位,正数第一,不是倒数。(笑声、掌声)别鼓掌,一鼓掌,去年就下去了,(笑声)04年我们排第二,辽宁报刊登一共两个教育局行风评比好,辽宁省,再加个盘锦市教育局,我们排在,民政局排在我们前边儿了,排第二。我们有的不服气,啊?民政局怎么排咱前边儿了?很多都替咱不服气。我说,开玩笑,有什么不服气的,你研究研究人民政局干的什么活呀?人基本上天天,责任就是干好人好事儿啊,咱那什么活啊?咱一个孩子面对两个家长,四个更高层次的家长啊,几乎涉及整个社会,哪个孩子不痛快,马上就能什么事儿啊,能排到第二,还不满意,有啥不满意的!所以盘锦老百姓投票,选十佳公仆,十佳公仆九个都是老百姓自愿投票,不是那个什么,不是有组织的,九个都是科级干部,只有魏书生,97年是正县,98年开始是副市,但老百姓还说咱是公仆,然后高票当选的,一共两位,那位已经不在人间了。(笑声)人家付出何等高昂的人生代价!我常常觉得,魏书生何德何能啊,能这样?咱无非就是到哪儿都摊上一班好同志,在学校呢,摊上一班好学生,我瞅着哪个学生都好,人就这么回事儿,你看别人是天使,你天天活在天堂里,你把别人看成魔鬼,你天天活在地狱里。(笑声、掌声)就我那帮男孩儿啊,我瞅着谁都挺可爱的。你说他,尽管他常常打仗啊,打得有时什么都忘乎所以的,咱也想他的难处,看他可爱的一点,于是就痛快啦,所以,总把人家当助手。我那个,1998年,教育部四号文件,批准盘锦职业技术学院成立,盘锦电大、盘锦师专、盘锦师范三家合一,然后领导呢,让我兼任这个学院的院长,我说什么院长啊,又是大伙儿的助手,帮着大家呀,把自己的工作做得更好。我那副院长,人家是文化大革命前考入清华大学工程力学系的学生,人家,人家业务能力不远远在咱之上吗?咱能说,哈哈,我是正职,你是副职,你得听我的,那不冒傻气吗?人凭啥听咱的?咱不找不痛快吗?咱只能研究,别讨论咱俩谁正谁副,我就是给你帮忙的,帮着你把那点工作干得更好,帮助你排除障碍,帮着你提供资金支持,帮着你搭建一个舞台,哎,我们俩,人家都说,你俩团结得像一个人一样。我那副书记,人是文化大革命前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的学生,我这俩副手也都可以,一个清华,一个北大,那时候清华、北大人还少,不像现在扩招了。(笑声)我说人家摆弄哲学、摆弄理论,远远在我之上啊,我说温书记,别考虑咱俩谁正谁副,我就是给你服务的,给你搭建一个舞台的,你尽情地在这个舞台上蹦啊、跳啊、唱啊、施展才能啊,千万别跳台下来,这就行。于是呢,人家高高兴兴地干起来,职业技术学院我们共同度过了建院初期那段最艰难的时间,大伙儿看着职院日子过得挺兴旺,越做越好,外界还不知道副院长是谁,动不动说,呀,魏书生在那当院长,好像咱干啥事儿了似的,实际咱干啥了?什么都没干,都是同志们干的,所以我说呢,千千万万、千方百计,给人家当助手,给不同类型的同志当助手,不同类型的学生当助手,一旦这样呢,你干起事来,就真的越轻松。 

  我就说,“人”字的结构,什么呀,一长一短哪,所有的活人都是长处和短处,什么,共同组成的,千万别盯人家那点毛病,越盯自己也累,人家也不痛快,是吧?然后呢,所有的活人都是一个宏大的世界,别小看这一撇一捺,阴阳、明暗、好坏、利弊、恩怨、得失、假恶丑、真善美,共存于这个世界之中,一个人,这么想事儿,你就把所有的都看作理所当然的一件事情,人家生气了,骂咱两句儿,人家高兴了,想利用咱了,恭维咱两句,这都很正常的事情,所以呢,骂的时候无须生气,恭维的时候也别飘飘然,于是,人呢,也就,咱呢,能帮人家忙,帮人家忙,不帮人家忙,把这些事儿想通了,也决不跟人家不痛快。“人”字的结构,又是什么,互相帮助,你看,一撇一捺,你帮着我,我帮着你,一块儿组成一个人,男人帮助女人组成一个家庭,领导帮助同志组成一个集体,是吧?千万别想,哼,我在这儿帮着你,让你像个人儿似的,我一定给你拆台,让你倒下,不是人,(笑声)是,咱走了,人家倒下了,不是人,咱难道就是人吗?大家再想想看,“人”字的结构,还是什么呀?还是上坡,下坡,把这点事想通了,就发现,呀,所有的活人一辈子都是这样,什么?有上坡的时候,也有下坡那一天,对吧?有成功的时刻,也有失败的时候,然后呢,有强壮的年龄,也有什么?衰弱的阶段,这都是死的、铁的、必然的法则,把这点想通了呢,于是,咱成功的时候,无须飘飘然,那么多个人帮着咱做点事儿,不是吗?咱有多少成绩?于是,咱失败的时候呢,也很坦然,咱不就倒霉嘛,要不倒霉咱也不失败呀,很多事,失败都,千万种机缘凑成了你失败,有时候,你想不失败,岳飞是不想失败,能行吗?赶上那段儿了。所以,好多事儿,把这些想通了呢,,失败的时候,也无须地过分地沮丧。这是互助的关系。大家千千万万,当个班主任,这么干,省事! 

  第三,民主的第三点,发展每位学生的人性和个性。坚信,所有的活人,人性中都有向真、向善、向美的一面儿,都有积极、好学的一面儿 ,这是铁的法则,只要他还没被枪毙,包括医院,包括监狱的犯人,都是这样。我到监狱里去给犯人做报告,哪儿都让我去,我几乎所有的行业都跑遍了,给人做报告,前不久,这不还给,什么,十三天以前,给郭沫若老家,乐山那儿,政府、人大、政协、党委,所有的一二把手,班子全体成员,魏书生往那儿一站,一点儿不动地方,讲什么?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笑声)上星期。听完再说,魏老师,你不应该当局长,你就天天讲这些不挺好吗?有时那些官员们讲起来,我给官员没少讲,从大西边儿的石河子市政府,一千多党政官员,新疆啊,除了教育口不听,别的行业都来听,一把手、市长坐在那儿听,一直讲到东边儿,中共青岛市委党校,从北边儿呼和浩特市委市政府,一直讲到南边,中共珠海市委,听魏书生报告会。我到黄山旅游,黄山最好的宾馆知道了,魏老师,白天你没时间,晚上给我们全体员工做报告。黄山宾馆全体员工晚上,也讲了半夜,都讲这些人生大实话,都说是魏书生的责任,老师,这是你的责任,什么劳教所,监狱,那个公检法司,各行各业。上星期跑到垃圾场,垃圾处理场,你干什么光去财政局不去我们垃圾场啊?您这好意思不去吗?也得去,做报告。 

  那回,到监狱,一上台,我就说,诸位,这就不能说同志们了(笑声),我坚信在诸位的幼年时期、童年时期、少年时期,都或多或少、或大或小地产生过为父母、为他人、为集体、为社会做好事的愿望,是不是啊?他们愣了愣神,突然“哗”热烈鼓掌。为啥?很少有人说啊(笑声)。同时我还坚信,在座的诸位,在自己幼年时期、童年时期、少年时期,都或多或少、或大或小地为父母、为他人、为集体、为社会,做过实实在在的好事,是不是这样?下面“哗”更热烈地鼓掌。接着我说:但你们也真是到这儿来啦?(笑声)原因什么?不是不珍惜自己心灵深处这些真的、善的、美的、积极的、向上的、好学的这些脑细胞吗?不珍惜这些幼芽吗?任其自生自灭、自长自消吗?面对别的诱惑无法自持吗?一脚踏出,越陷越深、难以自拔吗?怎样回到人民群众?体验做人的堂堂正正的感觉?那唯一的办法就是再到自己心灵深处发现这些真的、善的、美的、积极的、向上的、好学的幼芽,然后珍惜它、热爱它、浇灌它、扶植它,让它越长越高、越长越壮、越长越大,成为你心灵世界的主旋律!自然就能走回人民群众中,体验做人的幸福感和自豪感,是不是啊?他们“哗”热烈鼓掌。真事儿,当然我还举了大量的例子。接下来,我问那些管教,我说你们怎么改造这些犯人呢?他说,我们仍然提啊,在人格上尊重犯人,生活上关心犯人,情感上感化犯人。 

  回来以后,我跟老师们讲:老师们哪,人那些管教,面对的,每一个都是百分之百的成年犯人,人家仍然提出,人格上尊重,生活上关心,情感上感化,咱们一个当班主任的,一个班不就一个两个好打架,三个四个学习差,五个六个不听话的吗?咱怎么就说没有办法啊?我说,千千万万,走进学生广阔的心灵世界中,去发现那些真的、善的、美的、积极的、向上的、昂扬的脑神经,帮着他兴奋起来,我说这个世界归根结底靠什么在维持着?是靠人性中真善美的力量在维持着,如果人性中真善美的东西都泯灭掉了,那点儿警察、监狱根本不够用的!所以,千万坚信这一条。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