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画船听雨的博客

江南情结

 
 
 

日志

 
 

央视2010新年新诗会上  

2010-02-17 10:01: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央视2010新年新诗会·第一、第二单元朗诵文本、视频

(央视2010新年新诗会主题:希望)

第一单元  夜的眼

1、朱英诞《古城的风》                   朱   迅

2、艾  青《手推车》                        任志宏

3、臧克家《难民》                           杨    柳  曾 

4、何其芳《成都,让我把你摇醒》   王世林  敬一丹

5、叶  挺《囚歌》                             长    啸

6、陈敬容《出发》                            张泽群  管 

 

古城的风   朱英诞

 

古城的风虎虎地吹着

陌生人觉得这大风如来自太古吗?

但是,那土著的人呢,

却在风中感到更其宁静。

 

我想,我将要这样讲:

它来得自自在在,自然而然,

我想,这大风,这自由,

人应该享有。

 

古城的风吹着窗前的树,

花生和柿子丰收的冬天,

风啊栖止在古屋的灯光上,

栖止在深夜里的炉火旁边。

 

古城的风如惊涛骇浪,

啊,游子的屋宇呢?

是独木的小舟吧?

放乎中流吧!放诸四海吧!

 

那么,你就吹吧,风啊,

发出金属声响的风,

如夜之浑融的风,

夜正深沉,我愈觉宁静。

 

你就吹吧,吹吧,风啊,

带着说服的力量,

带着欢乐的力量,

灯呢,乃是极亮的明亮了。

                     1949年9月22日

 

手推车  艾青

 

在黄河流过的地域

在无数的枯干了的河底

手推车

以唯一的轮子

发出使阴暗的天穹痉挛的尖音

穿过寒冷与静寂

从这一个山脚

到那一个山脚

彻响着

北国人民的悲哀

  

在冰雪凝冻的日子

在贫穷的小村与小村之间

手推车

以单独的轮子

刻画在灰黄土层上的深深的辙迹

穿过广阔与荒漠

从这一条路

到那一条路

交织着

北国人民的悲哀

            1938年初 

 

难民    臧克家

 

日头堕到鸟巢里,

黄昏还没溶尽归鸦的翅膀,

陌生的道路无归宿的薄暮,

把这群人度到这座古镇上。

沉重的影子,扎根在大街两旁,

一簇一簇,像秋郊的禾堆一样,

静静的,孤寂的,支撑着一个大的凄凉。

满染征尘的古怪的服装,

告诉了他们的来历,

一张一张兜着阴影的脸皮,

说尽了他们的情况。

螺丝的炊烟牵动着一串亲热的眼光,

在这群人心上抽出了一个不忍的想象:

“这时,黄昏正徘徊在古树梢头,

从无烟火的屋顶慢慢地涨大到无边,

接着,阴森的凄凉吞了可怜的故乡。”

铁力的疲倦,连人和想象一齐推入了朦胧,

但是,更猛烈的饥饿立刻又把他们牵回了异乡。

像一个天神从梦里落到这群人身旁,

一只灰色的影子,手里亮着一支长枪。

一个小声,在他们耳中开出天大的响:

“年头不对,不敢留生人在镇上。”

“唉!人到那里,灾荒到哪里!”

一阵叹息,黄昏更加了苍茫。

一步一步,这群人走下了大街,

走开了这异乡,

小孩子的哭声乱了大人的心肠,

铁门的响声截断了最后一人的脚步,

这时,黑夜爬过了古镇的围墙。 

                           1932年2月古琅玡

 

成都,让我把你摇醒   何其芳

 

的确有一个大而热闹的北京,然而我的北京又小又幽静的。

──爱罗先珂

成都又荒凉又小,

又像度过了无数荒唐的夜的人

在睡着觉,

虽然也曾有过游行的火炬的燃烧,

虽然也曾有过凄厉的警报,

 

虽然一船一船的孩子

从各个战区运到重庆,

只剩下国家是他们的父母,

虽然敌人无昼无夜地轰炸着

广州,我们仅存的海上的门户,

虽然连绵万里的新的长城,

是前线兵士的血肉。

我不能不像爱罗先珂一样

悲凉地叹息了:

成都虽然睡着,

却并非使人能睡的地方,

 

而且这并非使人能睡的时代。

这时代使我想大声地笑,

又大声地叫喊,

而成都却使我寂寞,

使我寂寞地想着马耶可夫斯基

对叶赛宁的自杀的非难:

“死是容易的,

活着却更难。”

 

从前在北方我这样歌唱:

 

“北方,你这疯瘫了多年的手膀,

强盗的拳头已经打到你的关节上,

你还不重重地还他几耳光?

 

北方,我要离开你,回到家乡,

因为在你僵硬的原野上,

快乐是这样少

而冬天却这样长。”

 

于是马哥孛罗桥的炮声响了,

疯瘫了多年的手膀

也高高地举起战旗反抗,

于是敌人抢去了我们的北平,上海,南京,

无数的城市在他的蹂躏之下呻吟,

于是谁都忘记了个人的哀乐,

全国的人民连接成一条钢的链索。

 

在长长的钢的链索间

我是极其渺小的一环,

然而我像最强顽的那样强顽。

我像盲人的眼睛终于睁开,

从黑暗的深处看见光明,

那巨大的光明呵,

向我走来,

向我的国家走来……

 

 

然而我在成都,

这里有着享乐,懒惰的风气,

和罗马衰亡时代一样讲究着美食,

而且因为污秽,陈腐,罪恶

把它无所不包的肚子装饱,

遂在阳光灿烂的早晨还睡着觉,

 

虽然也曾有过游行的火炬的燃烧,

虽然也曾有过惨厉的警报。

 

让我打开你的窗子,你的门,

成都,让我把你摇醒。

在这阳光灿烂的早晨!

                    一九三八年六月,成都

囚歌   叶挺

 

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

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

一个声音高叫着:

——爬出来吧,给你自由!

 

我渴望自由,

但我深深地知道——

人的身躯怎能从狗洞子里爬出!

 

我希望有一天

地下的烈火,

将我连这活棺材一齐烧掉,

我应该在烈火与热血中得到永生!

                           1942年11月21日

 

出发   陈敬容

 

当夜草悄悄透青的时候,

有个消息轻声传遍了宇宙——

 

是什么在暗影中潜生?

什么火、什么光,

什么样的战栗的手?

哦,不要问;不要管道路

有多么陌生,不要记起身背后

蠕动着多少记忆的毒蛇,

欢乐和悲苦、期许和失望……

踏过一道道倾圮的城墙,

让将死的世纪沉沉地睡。

 

当夜草悄悄透青的时候,

有个消息轻声传遍了宇宙——

 

时间的陷害拦不住我们,

荒凉的远代不是早已经

有过那光明的第一盏灯?

残暴的文明,正用虚伪和阴谋,

虐杀原始的人性,让我们首先

是我们自己;每一种蜕变

各自有不同的开始与完成。

 

当夜草悄悄透青的时候,

有个消息轻声传遍了宇宙——

 

从一个点引伸出无数条线。

一个点,一个小小的圆点,

它通向无数个更大的圆。

呵,不能让狡猾的谎话

把我们欺骗!让我们出发,

在每一个抛弃了黑夜的早晨!

1948

 

第二单元  自然之光

7、刘  晖《山坡上的野花》           孙小梅

8、韩作荣《火狐》                        季小军

9、杨晓民《九月》                        李修平

10、席慕容《一棵开花的树》        王雪纯

11、李少君《边地》                      海    霞

 

山坡上的野花   刘晖

 

野花开放,这满山遍野的花朵

像春天的嘴唇

朝向天空。一个少年唱着一支歌

谁能听清那含糊的歌词?

 

山坡上的野花,这小小的,碎的颜色

仿佛时光中的碎片

从春天的缝隙中流出来,这令人心碎的美

甚至美得有些偏僻

 

阳光下的野花,雨中的野花

在这座高山上

自生自灭,无怨无悔

谁看见了这一景象

如果他在漫游中无所安慰

如果他在痛苦中越来越轻

面对这一山坡上的野花,

谁还能没有羞愧?

 

风吹过来了。风里交织着

阳光的声音。谁不被万物的鞭子鞭打?

那逝去的将永远逝去

而我仍然要在大地上继续旅行

 

到底谁知道野花的秘密

当它们很快就要消失

我的眼泪怎能不夺眶而出?

 

火狐    韩作荣

 

火狐从雪原驰过

将山野划出一道流血的伤口

也许这是潜在的贴近本能的伤害

就像风不能不在草尖上舞蹈

 

与寂静相邻,是因失血而苍白的忧伤

淡泊了优雅且有节制的情感

眼含古老的液体洗刷昼夜

便浇熄了瞳仁里两堆焦灼之火

 

火狐仍然漂亮着,像灿烂的谎言

诱惑将我带入貌似平静的暴戾

哦,你虚假的火,施展魔术的红布

迷茫中我计数你谜一样的足印

 

一滴埃利蒂斯的雨淹死了夏季

你虚设的嘴唇再也不会卷起风暴

太阳已经远离,不在我的脉管运行

 

九月   杨晓民

 

淡远的天空下

一只鸟

落在任意一堆谷垛上

这日子便丰满起来

我渐渐弯下

弯成大地最优美的流水

红叶飘飘

扳过所有的山所有的岸

我在无阻隔的祝福中成熟了

即使某个阴沉的雨夜

我也以最美好的仰望,辉映着你

太阳太阳

我们共同照耀秋天

 

边地   李少君

 

我去过很多的边地

西部的喀什小城

满洲里的小镇,湘西的苗寨

还有陕北的靖边,云南的昭通

……

 

这些不同朝代风情别样的边地

如今散落在沙漠的边缘

或隐藏于深山和丛林里

都是一些寂寞的角落

宁静地安于被遗忘的命运

 

对于这些或大或小的边地

我最怀念的

是那些荒凉的土地上

不荒凉的红的白的野花

 

点此链接:央视2010新年新诗会(下)

 

朗诵会整场视频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